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游动漫 > 水银之血

第六十五章 神明永不哭泣

    “也许你是对的,罗兰。”

    失去头颅的男人如此轻声念道,声音在罗?#22841;?#24213;响起:“也许你是对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已经什么都感受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彷徨的叹息着。

    已经晚了他斩钉截铁的为自己宣判死刑。

    名为维克多的圣贤早就在千年以前就去世了。活下来的只不过是一个拥有维克多的记忆、被他设定了行动策略的机器人而已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从罗兰刚刚见到他的时候,教授的眼中只有金属的光芒。

    所谓,眼睛是灵魂的窗户,但是从一开始,教授就没有所谓的“眼睛”。

    构成他的眼睛的,仅仅是四片五毫米的秘银片,和构成了多重功能法阵的可拆卸的水晶圆板而已。

    明明自己从一开始就无比了然自己只是一件工具这件事,但是教授却必须欺骗自己,相信“名为维克多的自己只是因为作为人类的时间不够才转化成了半机械”。

    这句话本身不错。但问题是,这件事发生在一千年以前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呢……我应该是人类的……为什么我不是人类呢?”

    如此悲?#35828;?#35805;在罗?#22841;?#24213;响起:“我拥有一个人类所有的能力,我能做到所有人类都能做到的事情。但我为什么还不能成为一个人类呢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想起来了……我的记忆是维克多的,我连接的大脑是用维克多的大脑培养出来的,我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的内脏、血肉……我刚刚意识到这件事。我刚刚意识到,我?#28216;?#25104;为过人类。”

    “罗兰,你若是?#25353;?#30340;救世主的话,就为我解答这个小小的问题吧。明明我能做到这世界?#24358;?#20999;人类做到的事情,我完全可以自己成为一个新的种族……但我只是想成为人类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只?#24515;?#31181;拥有容易衰老的血肉,容易病变的内脏,只有短短几十年几百年的寿命,容易冲动、感情脆弱、灵魂容易被感染的生命才能叫做人类吗?”

    教授如此质问?#39304;?br />
    然而即使如此悲伤、愤怒,教授的话语中依旧没有任何感情,平静的如同诵读某种零件?#38382;?#19968;样。他那失去头颅,如同尸体、如同一套?#26025;?#34394;无的盔甲一样站在原地,没有丝毫颤抖。

    罗兰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别的不说……教授。我只问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他怜悯的看着失去?#36820;?#30007;人,如同天神般美丽的?#25104;下?#26159;悲伤:“教授……你能哭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就算是教授,他也没有猜到罗兰会问他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人类是能哭泣的。他们会?#32654;?#27700;宣泄感情,悲伤、感动、喜悦……作家会用哭泣为笔下的人物增加‘人心’,画家会用哭泣瞬间作为某种感情升华的凝聚点……不,不光是人类。动物?#19981;?#21741;泣。就算是牲畜,被宰杀前偶尔?#19981;?#30041;下泪水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受到了你的悲伤,教授。但是,你能哭吗?你能表达自己的悲伤吗?”

    罗兰静静地问?#39304;?br />
    一时间,无?#36820;?#30007;人沉默了。再无一言一语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自己无法哭泣。

    和有没有头颅没有关系。就算有头颅,就算再想哭,他也哭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因为他足够坚强,也不是他的思维冰冷畸形,更不是他有不能哭的理由这一切的一切,仅仅是因为在最开始的时候,“教授”的设定中就没?#21009;?#21152;这项功能。

    因为在维克多的构思中的“教授?#20445;?#20154;类新世代的灵魂导师,作为救世主设计出来的人形,他没有与人类过分相似的必要。

    和人类只要在外形上相似就足够了。越是与人相似,反而会招致人类的反感和恐惧。

    更何况,拯救人类的救世主为什么需要哭泣呢?区区一个工具而已,为什么需要哭泣呢?

    维克多?#27704;?#27809;有想到过,有一天某个工具会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没有成为人类。

    ?#25353;?#19968;开始,你的定位就错了……教授。”

    罗兰伸手,搭在了教授断裂的?#26412;?#19978;。他的眼中浓稠的圣火越发灼烈。

    “你本就不该作为人而存在于世……你应该是神。你见过圣者们哭泣吗?没有吧。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换言之……错的本来就不是‘教授’,而应该是‘维克多’。他明明已经死了,明明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后事,但在作为记忆库被提取出来的时候,他还是忍不住的活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罗兰轻声说着,声音越发温和,手中的动作却越来越暴烈。

    他伸手撕开了教授的人造皮肉,拽掉了限流阀,关闭了模拟机关,将胸口的保护板拆开看,露出了全是齿轮、金属和银白色的流质的内部结构。

  &nb
Back to Top
河北20选5技巧
排列五200期走势图综合版 爱彩乐江苏11选5走势图 上海快三推荐三同号推荐 360彩票网站可信吗 新浪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青海快三开奖信息 曹操六肖中特码046 辽宁十一选五遗漏 大乐透历史开奖汇总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 河北20选5复式奖金 双色球杀号定胆 腾讯分分彩全天走势形态 内蒙古时时彩0624026期 最新扑克王棋牌下载